掌欢

第457章 拨浪鼓 第1页

【非广告】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,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




  哪怕是去年听到女儿当街扯掉开阳王腰带的那一刻,骆大都督都没像现在这样控制不住加速的心跳。

  那个压在心底深处的秘密,足以令人心颤。

  看着骆笙漫不经心的笑容,骆大都督冷静下来,板着脸道:“笙儿莫要胡言乱语。”

  骆笙一脸诧异:“父亲,您难道不觉得奇怪么,前镇南王只有一个幼子,而新任镇南王与司楠长相相似。如果司楠与镇南王府毫无关系也就算了,可以说是巧合,偏偏司楠一家曾是镇南王府家仆,这恐怕就不能当成巧合了……”

  骆大都督听得心情沉重。

  女儿聪明起来,让人压力很大啊。

  骆笙凑过来:“父亲,您说会不会弄错了,新任镇南王其实是司楠的兄弟,真正的前镇南王遗孤另有其人——”

  “笙儿!”骆大都督喝止骆笙的话。

  骆笙委屈看着骆大都督。

  骆大都督缓了脸色,清了清喉咙道:“笙儿啊,这话可不能乱说,新任镇南王可是皇上封的。”

  骆笙抿唇:“我对父亲说的话又传不到皇上耳中去。”

  骆大都督一想也是,严厉的神色更缓和了,语重心长道:“虽是如此,你也不要琢磨这些,镇南王府的事与咱们家无关。”

  骆笙噗嗤一笑:“女儿就是见到新任镇南王与司楠长得像,好奇议论一下,镇南王府的事与咱们家当然无关了。”

  说到这,她狐疑看骆大都督一眼:“倒是父亲,为何这么紧张?”

  骆大都督干笑:“为父怎么会紧张?你这丫头就爱胡闹。”

  刚刚是为什么转移话题来着?

  算了,还是转回去好了。

  骆大都督正头疼着,就听骆笙道:“要是别人也发现新任镇南王与女儿死去的面首像,会不会乱想呢?”

  “司楠几年前进府,见过他的除了咱们家里人就是锦麟卫一些人,外人应当注意不到这个。笙儿你就不要想这么多了。”骆大都督这么说着,打定主意敲打一批人。

  骆笙得了这话,暗松口气。

  虽然没有人比她更想把真假宝儿的身份换过来,眼下却不是时候。

  永安帝之所以把王位还给镇南王府,是因为世人皆知镇南王遗孤还活着,在镇南王府沉冤昭雪之后归还王位天经地义。可若是有人拿新任镇南王身份可疑做文章,恐怕正合永安帝心意,到时候理所当然收回王位不说,还能以新任镇南王冒充前镇南王血脉为由治罪,以绝后患。

  在骆辰身份公之于众之前,她要尽力保证那少年身份稳固。

  能做到这一点的其实不是她,而是骆大都督。

  正如骆大都督刚才所说,司楠是几年前就进了大都督府的,见过他的几乎都是与骆大都督有关系的人。

  而这,才是骆笙来骆大都督书房一趟的目的。

  “知道了,我去找弟弟玩。”骆笙漫不经心应了,退出书房。

  屋外寒风袭来,窗前的那丛芭蕉叶已经枯了,墙角腊梅正悄然盛开。

  骆笙回眸看了看,轻叹口气。

  若把骆辰的身份公之于众,骆大都督当年保住镇南王府血脉的事就瞒不住了,这对骆府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。而如何证明骆辰的真正身份,亦是个难题。

  前路漫漫,依然遍布荆棘。

  骆笙径直去了骆辰那里。

  骆辰正歇着,听小厮禀报说姑娘来了,起身下榻:“请进来。”

  这个时候骆笙怎么没在酒肆?

  他本来也想去酒肆,奈何瞧着骆笙盯着新任镇南王傻看觉得丢脸,一生气喝了两杯酒,然后就有点晕。

  骆辰板着脸等骆笙进来,没有主动开口。

  “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?”骆笙走过来,口中虽这么说,面上却无半点赧然。

  骆辰扯了扯嘴角:“姐姐过来有事?”

  骆笙坐下来,笑呵呵道:“也没什么正事,就是想着你在家里,来找你玩。”

  骆辰压下上翘的唇角,矜持道:“又不是小孩子了,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  骆笙弯唇笑着:“弟弟自幼在金沙长大,我还真不知你小时候玩什么,是不是与表哥他们玩泥巴?”

  骆辰默了默。

  这么幼稚的话题,骆笙是怎么想到的?

  不过骆笙对他幼时这么感兴趣,是在关心他吧。

  少年皱着眉回答:“看表哥他们爬树掏鸟蛋,下河捉鱼……”

  骆笙耐心听着,时不时插上几句,姐弟二人渐渐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“弟弟玩过拨浪鼓吗?”骆笙似乎无意间问起。

  “自然玩过吧。”

  “是什么样的?”

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